基金概要

隨著中國不斷提高的國際聲望,TNC大中華理事會自主發起了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hina GlobalConservation Fund, CGCF)。這是一個TNC大中華理事會理事自主發起并提供資金支持的,由TNC內部全權管理的,致力于解決全球性生態保護問題的慈善基金。基金致力于創造中國“慈善走出去”和倡導 TNC“保護無國界”理念,資助對象為中國以外的 TNC 全球優先保護項目。


如果要詮釋全球化的概念,我們的生活就是再好不過的例子:我們每天的日常用品,是由來自世界各地的資源組成、生產的;國境線雖然劃清了政治邊界,但擋不住漂浮的空氣、奔涌的河流;城市“現代文明生活”對森林產品和非法野生動物產品的消費需求,卻讓生活在邊遠地區和發展中國家的人們因為資源和環境的日益惡化不得不逃離家園;海洋漁業資源的減少,又驅使漁民駛向更遠的海洋……為了解決這些全球性挑戰,我們必須跨越國界走到一起,分享知識、資本與愿景,找到真正的全球性解決方案。


CGCF于2011年發起,由中國著名企業家領袖、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執行主席馬云先生在美國華盛頓作為TNC全球董事宣布正式成立。作為一個全球化公民,我們的目光已越過自家的后院,跨越了國界,投向了更遠的地方—保護我們共有的地球。歡迎您也加入到我們中間來。



CGCF一期設計為期 5 年(2011-2015 年),共籌集1500 萬美元資金,由三部分組成:2011年底,在部分中國理事大力支持下成功募集 500 萬美元作為啟動資金;2013 年 5 月,馬云理事在美國加州宣布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提供第二筆配捐500萬美元,并以此為 1:1 配送杠桿,激勵海外人士的捐贈;截至 2015 年底項目評審結束,海外募捐比原計劃超額籌集 220 萬美元。


CGCF從第一筆 50 萬美元捐贈用以在肯尼亞保護瀕危動物亨氏牛羚開始,一期已經共為 21 個 TNC 全球優先保護項目提供了資金支持,每個項目視需求從 20 萬到 100 萬美元不等。地域涵蓋非洲、美洲、亞太、加勒比等地區,橫跨五大洲,從森林到海洋,從野生動物保護到社區可持續發展,極大的推進了全球生態保護工作進程。


CGCF在國際上的巨大正面影響,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現了中國 TNC 理事會慈善公益全球性影響力。2016年1月,中國 TNC 理事會常務委員會決定繼續推動 CGCF 二期(2016-2020)的工作,把 CGCF 作為國際保護公益交流平臺的作用繼續發揚光大。CGCF 二期核心顧問委員會由 7 位中國 TNC 常務理事組成:馬化騰、歐亞平、吳鷹、朱保國、牛根生、羅琪茵、曾梵志。2016 年 5 月 4 日,馬化騰理事與吳鷹理事一起,于中國 TNC 理事會全球交流活動北京晚宴,正式宣布啟動。



CGCF二期延續第一期的資助原則,并于2017年支持了來自于亞太、非洲以及全球的5個項目。


資助項目

2018年最新資助項目

創建跨國邊境公園,擴展納米比亞黑犀牛保護地

非洲南部干旱的喀拉哈里(Kalahari)地區橫跨納米比亞、博茨瓦納及南非三國國土,這里棲息著許多地方特有珍稀野生動物,如黑鬃獅等,是重要的生態系統。設立在喀拉哈里地區私人牧場上的圍欄是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該地區野生動物數量下降的主要原因。目前,博茨瓦納與南非在邊境建立了一個名為格拉甘地(Kgalagadi)的跨國公園,占地959萬公頃,毗鄰納米比亞。納米比亞也有機會在此邊境建立國家公園,將格拉甘地關鍵生態廊道進一步擴大。

本項目旨在完成必要的盡職調查,并完成購買及轉讓協議的起草,以撬動一筆來自匿名基金會的700萬美元承諾捐款,為關鍵保護土地收購提供資金。TNC將利用該筆資金收購格拉甘地邊境公園周圍總占地面積共計3.7萬公頃的三個地塊,恢復野生動物遷徙走廊,然后將三個地塊轉讓給納米比亞政府,條件是由政府指定為國家公園進行管理。我們還將制定一項總體生態保護規劃,優先考慮納米比亞中南部的私人土地收購機會,幫助推進該國極度瀕危的黑犀牛保護戰略。


應對氣候變化,保險金融創新提高加勒比海海岸生態韌性

氣候變化正在引發更強烈和更頻繁的風暴及洪水災害,造成海灘與海岸線被侵蝕,居民及企業生命財產面臨威脅。政府與保險公司投入大量的資金應對災害帶來的影響,他們開始考慮如何將資金投資于重建自然修復力,減少未來風險。然而加勒比海地區的生態系統面臨著來自海岸開發、采礦、破壞性捕魚、風暴、水溫升高和海洋酸化等日益嚴重的威脅。

TNC在恢復沿海珊瑚礁和紅樹林方面擁有豐富的實踐經驗,它們被用來保護海岸線、減少洪水風險以及抵御自然災害帶來的不利影響。本項目旨在應用最先進的模型與技術,精確量化加勒比地區珊瑚礁保護人類免受風暴與洪水災害的程度,具體行動包括:1)集成水文動力學、地理空間、社會經濟數據模型,繪制地圖,定位珊瑚礁修復工作最具成本效益的地點。人們可以通過覆蓋整個加勒比海范圍的、基于互聯網的交互式在線決策支持工具,公開訪問這些地圖和分析結果,進而改變與采取應對措施;2)與公共部門(例如政府的救災機構)與私營部門(例如再保險公司)合作,系統地推進一項創新型珊瑚礁修復融資模式(“珊瑚資本”),引導規模資金,用于加勒比海珊瑚礁生態系統試點恢復工作。


恢復阿根廷關鍵原始熱帶雨林,推動商業可持續造林

阿根廷是谷物與肉類的主要出口國,此類農業生產活動是導致森林被濫砍濫伐的主要原因。“阿根廷森林2030”是一項重要的國家倡議,通過旨在促進該國經濟及提高環境可持續性的創新性模式,應對再造林挑戰。植樹造林可減少全球10%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為到2030年時將全球變暖幅度控制在2攝氏度以下做出貢獻。響應倡議的包括7個阿根廷部委[1]以及當地非政府組織,TNC起到了重要協調人的作用。

TNC旨在通過以下方式幫助“阿根廷森林2030”解決復雜的氣候變化問題:1)在南美洲最大的熱帶季節干旱性森林格蘭查科地區占地2萬公頃的原始森林中進行恢復性種植,并通過森林恢復監測集成系統監測其固碳情況;2)建立森林與氣候變化信托基金,基金規模預計為5000-6000萬美元;3)研發監控工具,助力阿根廷政府為土地所有者建立農村環境登記制度,土地所有者須向環境當局告知與森林保護范疇相關的土地利用配置情況;4)推廣TNC開發的“理想農業(Agroideal)”決策支持工具,該工具能為可持續實踐生產(即:無非法森林砍伐)的大豆和牛肉提供認證,以此來擴展可持續商業林種植面積,并從私人投資者處籌集80-100萬美元用于建立有利于環境保護的創新型森林企業。


發展可持續水產養殖,保護印尼、密克羅尼西亞和新西蘭海洋生態系統

亞太地區占全球水產養殖業的比重為90%,水產養殖是實現糧食安全、減輕貧困程度及維護土著居民社區傳統生活方式的最好方式之一。當以可持續方式運作時,水產養殖業可為數百萬人提供資源高效的食物來源,還可對珊瑚礁、海草床和其他沿海生態系統進行保護。否則,這些嚴重退化的生態系統將威脅海龜、鯊魚、海豚、儒艮及其他海洋物種的生存。

TNC亞太區計劃在三個目標國家共計10萬公頃的海域中改善其水產養殖管理方式:1)在印度尼西亞,實施海藻水產養殖的最佳方式,減少對珊瑚礁、紅樹林與海洋物種的負面生態影響,并將其推廣至印尼全國100萬海藻養殖戶;2)在密克羅尼西亞,支持至少三個試驗性褐籃子魚(rabbitfish)養殖場的發展,提升管理能力,并將管理模式推廣至整個密克羅尼西亞群島,改善糧食安全;3)在新西蘭,與毛利族緊密合作,建立科學、經濟和文化數據庫及制定相應政策,大力發展生態恢復性海藻及貝類養殖業。


“快樂播種機”,發展印度可持續農業以應對氣候變化

在印度,一方面農民通常會焚燒農作物殘茬為下一季播種做準備,然而農作物燃燒會導致空氣污染、氣候變化及土壤養分流失;另一方面,為滿足國民生活需求,印度必須將農作物產量提高70%。“快樂播種機”是一種可實現收割播種過程的農機具,它能把稻谷殘茬從田里抬起并剁碎,“免耕”下一茬作物的種子,然后把切碎的廢料作為覆蓋物直接覆蓋在種子周圍。這種新型的農作方式,可將冬季空氣污染最高減少40%,同時減少80%的農業設備使用量、20-25%的灌溉需求以及多達50%的除草劑使用,在干旱條件下可顯著提高產量。

TNC計劃:1)由印度3個邦7個示范區開始,發展動員1000位“農民大使”,展示2萬公頃的示范農田;2)組織社區中利益相關方與企業參與實地項目,證明替代耕作方法的可行性,及其產生的生態及經濟效益;3)同時利用政府補貼,擴大新型播種機的使用量;4)與亞太地區其它國家分享經驗,減少其他面臨相似挑戰國家和地區的農作物燃燒現象。


巴爾干半島關鍵河流生物多樣性研究與可再生能源規劃

巴爾干半島是歐洲南部三大半島之一,包括阿爾巴尼亞、克羅地亞、保加利亞等國家,是歐亞大陸聯系的橋梁。為了加快經濟發展,半島各國紛紛增加可再生能源開發的比例,如果沒有完善的規劃,新建大壩將會破壞原生態與景觀性河流,這些河流對于保護棕熊、狼和數百種魚類、鳥類等標志性野生動物至關重要,同時這些河流也是當地民眾賴以生存的自然資源。

本項目旨在拯救歐洲巴爾干半島西部地區最后幾條自由流淌的河流,我們的目標是:1)通過生物多樣性本地調查,分析創建科學研究基礎;2)與政府及環保組織合作,建設“國家公園”保護模式;3)進行法律政策和經濟效益研究,影響決策者,促使其制定正式永久的河流保護法律法規;4)將成果延伸并影響所有歐盟及發展中國家。


[1]環境與可持續發展部、科學技術部、農業工業部、生產部、社會發展部、勞動部、教育部。


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GCF)資助項目歷史

2011年

肯尼亞:亨氏牛羚( Hirola)救護所

數量已少于500只的亨氏牛羚正處在滅絕的邊緣。盡管許多人為挽救亨氏牛羚做出了不懈的努力,但它們存活數量仍在持續下降。長此以往,這種動物將從非洲大陸上消失,而這也將成為人類現代歷史上首次滅絕的哺乳動物。 

為拯救這一物種,2012年,TNC及其合作伙伴為48只亨氏牛羚正式修建了一個救護所。這次保護行動規模浩大:包括調用直升飛機將獵豹一類的大型食肉動物小心遷移到其他區域,以及布置一道22公里長的電防護柵欄……救護所基本保證了亨氏牛羚存活數量的持續性恢復和對現存種群生存情況的監測與管理。


2012年

印度尼西亞:可持續發展的海洋保護區 

位于珊瑚礁三角區中心的印度尼西亞,擁有世界上最為富饒的海洋區域。全球75%的珊瑚物種都棲息在印度尼西亞,這里擁有數量眾多的礁巖,它們為數百萬東南亞人民創造了巨大的經濟利益,同時也讓這里的海洋生物變得更加豐富。

對這片海洋資源的保護刻不容緩,中國TNC和其他合作伙伴實施了一整套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以構建一個有彈性的海洋資源保護網絡。這些由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GCF)支持贊助的保護項目,創建了一系列新的保護區,并在四王群島(Raja Ampat),沃卡托比(Wakatobi)國家公園等保護區逐步加強基于環境保護模式之上的社區建設。

秘魯和巴西:以環境保護為基礎的本土社區建設 

廣袤的亞馬遜流域,有超過2億5千萬畝的土地受到法律的保護,這里不僅是世界三分之一物種的棲息家園,而且還為至少200種獨特的土著文化提供了庇護所。這些被妥善保護的地方現在還是一道天然屏障,成功地將亂砍濫伐阻擋在外。而在過去的40年里,曾有近五分之一的原始雨林被砍伐殆盡。

巴西奧亞波基(Oiapoque)地區的TNC本土與公共環境保護項目,不僅確保當地土著居民擁有全部工具、資源,還向他們提供了可持續利用水資源和土地管理方面的幫助。通過培訓和建立學習網絡,以及在保護地設立巡邏站所,CGCF正積極協助本土環保人員進一步加強這一地區的環保力度。


2013年

肯尼亞:社區自然保護與大象生境保護項目 

TNC正在肯尼亞北部開展工作,力圖在面積約3824萬畝的草原區建立多個以原住民社區為主導的草原自然保護區(以后可望擴大到6070萬畝),并針對肯尼亞猖獗的大象偷獵活動,建立一個“大象保護專項基金”。在中國全球保護基金的有力支持下,TNC非洲團隊正在進行以下工作:

-- 改善地方和國家公共政策及法律體系,支持肯尼亞民眾保護草原,確保其擁有話語權并有效參與自然資源管理;  

推廣和完善自然保護實踐方法,建立嚴格的地方管理體系、多元化的發展模式、有效的自然資源管理項目以及具有自我恢復力的當地社區組織;

-- 扶持以社區居民為主導的,旨在保護大象和犀牛等瀕危和受威脅野生動物的行動。通過擴大這些由北部草原保護信托基金(Northern Rangelands Trust, NRT)支持的民間保護地網絡,確保肯尼亞北部草原和沿海地區野生動物的棲息地不會受到盜獵的威脅;

-- 建立一個北肯尼亞信托基金,從而長期支持肯尼亞地方社區開展保護行動;

-- 通過大象保護專項基金,與NRT、勒瓦野生動物保護組織和拯救大象組織結為合作伙伴,繼續增強生態保護力度,并為加強執法而增加對野生動物安全和新技術的投入,以增強當地居民抗擊盜獵的能力。

TNC與肯尼亞野生動物管理局共同促成了肯尼亞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的組建,由該組織推動的《野生動物保護法》于2014年1月由肯尼亞政府正式簽署通過,極大地鼓勵和推動了野生動物保護工作。


加勒比海:加勒比海海洋挑戰基金 

“加勒比挑戰計劃”這一構想最先由TNC提出,它涵蓋了10個國家和地區,這些國家和地區已承諾在2020年前將其至少20%的海洋和沿海環境納入保護和管理范圍并建立可持續的長期融資機制來維持這些海洋保護區的運行。TNC正與跨加勒比海地區各國政府合作制定一項海洋綜合保護計劃,計劃將被保護的海洋生境面積擴大兩倍,達到2,100萬英畝(約合850萬公頃畝),并創建一個滾存基金來支持保護區的管理活動。中國全球保護基金投入加勒比挑戰計劃的資金正幫助TNC實施以下行動: 

通過國際法共同宣言來擴大海洋保護范圍,實施有效的管理方案并恢復寶貴的珊瑚礁;

建立“加勒比海生物多樣性基金”(CBF),以支持該地區海洋保護區的有效管理和相關保護項目,目前由于TNC的資金支持,CBF已吸引到來自德國政府和世界銀行共計3400萬美元的投入。


美國帕邁拉環礁:解決全球海洋保護難題的科學方案 

帕邁拉環礁是TNC擁有并管理的一個仍保持生態原貌的海洋庇護地和研究站。它位于夏威夷以南1,600公里處,其位置偏遠的特點使各類世界級的科研項目得以在此完成,為TNC和世界各地的環境保護組織開展海洋保護工作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指引信息。珊瑚蟲疾病和漂白現象已讓加勒比海地區的珊瑚蟲遭到滅頂之災,但帕邁拉環礁區的珊瑚蟲不僅沒有死亡,而且還正在恢復生機。只有在這里,我們才能檢測健康的珊瑚系統在致病后的恢復情況。此外,帕邁拉環礁還是人類了解鯊魚和竹莢魚等頂級捕食者對海洋環境的影響的最佳場所,種群和數量為全球之最。

中國全球保護基金的贈款現已獲得一項匿名捐助款配套,為帕邁拉研究站每年開展的保護、研究和資本性支出提供支持,使多項尖端研究得以開展,包括:

A. 健康的珊瑚礁如何對多項同時出現的威脅因子作出回應,哪些威脅因子對治理其他海區已退化的珊瑚礁最為關鍵;

B. 鯊魚和竹莢魚等頂級捕食者是如何維持健康珊瑚礁生態系統的完整性的;

C. 如何治理太平洋的珊瑚礁才能讓它們具有較強的抵御珊瑚蟲疾病和漂白威脅的能力和恢復力。

在我們捐助人和志愿者的慷慨支持下,帕邁拉不久之后將完全告別化石燃料。通過共同努力,我們已籌集到總價值超過108萬美元的現金捐贈、實物捐贈和公益支持,這些捐贈將用于設計和建設一個100千瓦的太陽能微電網,以提供研究站所需的絕大部分電力。它不僅可以節省費用,還將大幅減少碳排放量并體現研究站團隊的宗旨和價值準則。


保護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海龜棲息地保護 

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TNC正與部分省和沿海的社區居民合作編寫并實施可持續發展計劃。該計劃旨在保護包括海龜棲息地在內的擁有高度保護價值的區域。項目活動包括推動反盜獵立法、進行保護區管理規劃和鼓勵當地居民開展監測等。

TNC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曼丹省和所羅門群島的阿納馮諸島(Arnavon Islands)首創了以社區為基礎的保護策略,這些策略正在為海龜和當地居民們創造重要的多重效益。TNC的研究還揭示了低效率的土地利用方式(尤其是森林砍伐)與珊瑚礁毀壞之間的直接聯系:過量的泥沙被雨水沖入紅樹林和珊瑚礁生態系統,然后沉積在珊瑚蟲上面并快速致其死亡,同時還毀掉了至關重要的幼魚撫育場所。當前面臨的挑戰是如何把TNC的海岸和森林保護策略推廣到其他有優先海龜保護區的社區。這些“從高山到礁叢”的保護策略將有助于確保棱皮龜和玳瑁龜,以及包括人類在內的依賴于棲息地附近的茂密森林和美麗珊瑚的眾多物種有一個安全的未來。

中國全球保護基金的贈款為TNC在美拉尼西亞的工作提供了關鍵支持,包括:幫助合作伙伴在所羅門群島和巴布亞新幾內亞實施“從高山到礁叢保護區網”項目。所羅門群島政府已邀請TNC專家參加該國涉及采礦業的“環境咨詢委員會”,以幫助制定該國第一套采礦業指導原則。


2014年

全球漁業管理--開展漁業可持續發展的示范 

TNC北美地區項目與全球海洋團隊,目前選擇了美國緬因灣、秘魯小型手工漁場和巴布亞新幾內亞作為“全球可持續漁業”策略的重點試點區域,為下一步“全球可持續漁業”策略在整個TNC的鋪開積累經驗和技術。得益于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GCF)給予的資助,使TNC有機會展示在美國的緬因灣、秘魯的小型手工漁場和巴布亞新幾內亞的重點社區項目中采用漁業共管的諸多好處。獲得此項贈款后,我們還從多位捐助人處籌集到的827,500 美元的配捐。


肯尼亞:路易薩巴荒野區購置項目 

在肯尼亞,能夠遇到一大片保存完好的私有地塊并把它保護下來的機會非常少,但是路易薩巴(Loisaba),就是這么一塊難得的保護地。該保護區位于肯尼亞山北面100公里處,面積約為22,660公頃,是地球上僅存的幾處沒有人類干擾的處女地。當你身處路易薩巴,放眼四周,看不到人類開發活動的任何痕跡。這里保護價值極高的原因在于它是野象的遷徙走廊,對于TNC維持北肯尼亞約400多萬公頃草原的生態系統健康發揮著重要作用。目前這片寶地正準備出售,已有眾多投資客競相出價,他們打算把這片土地分割成小塊進行開發,而這將造成該地區的生態完整性受到嚴重破壞。

由于CGCF及其他機構和人士的慷慨投入 ,TNC完成了這項購買路易薩巴22,660公頃荒野地權屬的土地交易,并找到了一個富于經驗的可靠伙伴進行旅游開發設計。我們將協力把路易薩巴荒野區打造成一個獨特的生態旅游目的地,使其成為一個兼顧自然保護和社區發展,自給自足的創收引擎。


所羅門群島:降低采礦影響,營造可持續發展未來 

所羅門群島是南太平洋的一個島國,位于澳大利亞東北方,有著極其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和文化遺產,但也是世界上經濟最不發達的國家之一。這里的海灘是世界瀕危物種棱皮海龜和玳瑁海龜筑巢的家園,同時珊瑚礁資源極其豐富,與鄰近的其它五國共享富集的珊瑚和魚類,組成著名的“珊瑚礁三角區”。

同時,所羅門群島的礦產資源也異常豐富,已探明的金屬包括黃金、銅、鎳和鋁土礦等。隨著經濟的逐步發展,整個島國正大力開發采礦業,而其不可持續的發展方式將給該國帶來毀滅性的環境影響。

二十多年來,TNC一直致力于在所羅門群島與當地的合作伙伴開展合作,通過實踐“開發系統規劃”,幫助他們以可持續的方式管理當地的自然資源。多年來搭建起來的穩固合作伙伴關系,使我們能夠順利地在這里與各級政府和合作伙伴開展活動,包括與高層領導人討論環境政策革新以及與婦女團體共同舉辦提升民眾環保意識等活動。


墨西哥和秘魯:打造三重效益的水電規劃開發模式 (2014)

全世界正面臨著一項巨大挑戰,即對能源的需求日益增長,溫室氣體加劇氣候變化,而大部分能源開發活動則給環境與社會資源帶來諸多重大影響。為此,全世界都在積極尋求增加可再生低碳能源的途徑,而其關鍵是將能源開發對環境的影響降到最低。本項目力圖尋找一種解決方案,重點是通過環境友好型的水電開發方案來保護墨西哥和秘魯的健康河流并維持當地社區居民的生計。打造兼顧生態、水電和社會三重效益的水電規劃開發模式.。

本項目是TNC在墨西哥夸察夸爾科斯河流域(Coatzacoalcos River)對以往投入的延伸,已成為TNC力圖改善水電開發可持續發展的重點試點項目。此外,本項目還將支持包括墨西哥在內的拉丁美洲和中國開展經驗分享和技術交流,以此促進CGCF和拉丁美洲理事會(LACC)在基礎建設開發方面開展積極合作。

2015年5月在中國舉辦的“世界水電大會”上,我們展示了TNC在夸察夸爾科斯河、塔帕若斯河及馬格達萊納河流域的案例研究結果。



古巴:設立古巴辦公室開展海洋資源保護項目 

古巴位于大西洋、加勒比海和墨西哥灣交匯的中心地帶,蘊藏著加勒比海地區最具代表性、最豐富和最純粹的海洋生物多樣性。由于五十多年來與美國和經濟全球化的隔絕,相比其他的加勒比海國家,古巴的天然之美未遭受到大規模旅游和開發的影響,使該國的海洋和沿岸區域基本保持原貌。

因為有限的財政支出、穩定的人口數量、土地所有制度、嚴格的法律監管,使得古巴的生態資源保存完好,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其中最為重要的是建立了覆蓋古巴20%國土面積的保護地體系。古巴長達2,500英里(約合4,000公里)的珊瑚礁群迄今未受到肆虐于加勒比海其他區域的病害影響。

在CGCF的支持下,TNC在古巴開啟了設立辦公室的進程,用TNC的專門技術幫助古巴制定一套可持續的保護藍圖規劃,保護和恢復該國的珊瑚資源。

 

巴西:投資于可持續農牧生產 遏制毀滅亞馬遜雨林的腳步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熱帶雨林,亞馬遜熱帶雨林是TNC認定最高級別的優先保護區域,這里匯集了全球四分之一的物種和世界上數量最多的原始部族。由于世界人口數量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持續增長,食品生產的步伐也必須隨之增長。據估計,全世界人口總量將在2050年前達到90億,相應的食品需求也會劇增。為滿足這一日益增長的需求,農牧食品生產者開始向原始森林擴張,將具備生態功能的原始林變成農田。這使得農業擴張極大加劇了全球的碳排放。

TNC與巴西欣古河畔的圣費利斯(圣費市)各級政府、公司、牧場主及農戶的合作,以大幅減少毀林并推廣可持續的農牧業生產。啟動“從牧場到餐盤”項目,旨在強化供應鏈激勵機制,以鼓勵負責任的采購,同時推廣可持續的集約化畜牧生產以替代牧場主當前所采用的以擴大牧場面積為方向的生產策略。并與沃爾瑪、瑪福吉(Marfrig)集團等大公司合作,使其牛肉供應鏈更加綠色環保。


坦桑尼亞:保持野生動物/家畜廊道的暢通

坦桑尼亞北部廣闊的熱帶稀樹草原橫跨800多萬英畝(約合300多萬公頃)的土地,涵蓋了著名的塞倫蓋蒂草原和若干知名的保護區,包括恩戈羅恩戈羅火山口、納特龍湖、塔蘭吉爾和馬尼亞拉湖國家公園。這里是非洲具有象征意義的食草動物角馬和斑馬大遷徙的必經之道。在持續增長的人口和低效的土地利用規劃的雙重壓力下,這里的土地正在被逐步分割成不同地塊。野生動物的棲息地和傳統的畜牧草場正逐漸消失,而隨之消失的還有那些最迷人的野生動物——他們則是坦桑尼亞旅游的最大“賣點”。

作為項目召集方,TNC組織各方,共同制定一套項目方法和愿景,實現北坦桑尼亞草原區內家畜和野生動物遷徙通道被永久保護起來,從而保持該地區現有生態系統的功能不遭到破壞,并保證它能為地方及國家帶來切實利益。TNC已取得共有土地的合法地權以便于野生動物的生存和家畜的放牧。幫助了至少六塊傳統“狩獵”區和牧場(59,000 公頃)拿到新土地權證,使這些原住民家園得以保留,并減輕農業擴張對保護的威脅,使野生動物的生活方式不受影響。


2015年

坦桑尼亞:大馬哈爾黑猩猩棲息地保護 

環繞坦噶尼喀湖的大馬哈爾生態系統養育著諸多瀕危物種,93%的坦桑尼亞黑猩猩居住于此,此地正在受到人口激增帶來的資源需求威脅。TNC在此開展了平衡生態保護和社區發展的保護計劃,建立了黑猩猩重點保護區(669,000英畝)、7個魚類保護區、以及對當地400戶居民進行科學知識宣講,推廣科學農墾、捕撈及避孕知識;指定村落土地森林保護區的區域總面積已超過20萬公頃,馬哈爾生態系統內有46%的林地都處于受保護狀態,此外,TNC還啟動了大馬哈爾生態系統特定區域的森林碳評估工作,通過實施森林保護,碳排放信用額度的銷售利潤最終將會為當地社區帶來有形的收入。 


全球城市項目:應用自然植被應對空氣污染和熱島效應

注重生態的價值、人與自然的關系,TNC開展了全球城市項目,旨在尋得城市發展與自然保護互利共生的途徑。預計到2050年,全球75%的人口將居住在城市,如何在自然元素的融入下使城市更加宜居,成為亟待研究的課題。在中國全球保護基金的大力支持下,全球城市項目完成了首例城市樹木對處理顆粒物污染和應對極端高溫問題的全球分析報告《種植好空氣》,報告闡述了城市種植更多樹木和降低氣溫、改善空氣質量,提升人類健康狀況之間的緊密關系,通過研究項目配套網站的設計和上線,該報告將成為幫助指導TNC以及全球面臨此類問題的城市開展進一步工作的重要資源。


塞舌爾:“債務換自然”海洋保護區建設

坐落在非洲東部的印度洋上,塞舌爾是全球第25大海洋國土面積的國家,旅游業和金槍魚捕撈產業是國家經濟的支柱,海洋生態既關乎區域生態平衡也決定了塞舌爾的經濟命脈。在CGCF的支持下,TNC促成了一筆價值3000萬美元的氣候變化與國家債務轉換交易,作為交換條件,塞舌爾的海洋保護范圍將從其領海面積的1%增加到30%,債務轉換收益用于保護工作,TNC為塞舌爾制定了相應的海洋空間規劃。塞舌爾群島債務交換是世界上首個氣候變化與債務交換項目,TNC和摩根大通私人銀行因此榮獲2016年英國金融時報(FT)/國際金融公司(IFC)轉型業務大獎。TNC已經開始在5個島嶼國家開始了塞舌爾債務轉換模式的復制工作,CGCF的資助還成功撬動了來自世界銀行和全球環境基金1000萬美元的捐贈與貸款,用于塞舌爾的漁業與海洋保護,起到了良好的杠桿效應。


緬甸:可持續森林管理

緬甸的密林一直是亞洲虎、亞洲象、小熊貓等珍稀動物的棲息地,在開礦、伐木、缺乏規劃的基礎建設的威脅下,毀林已成為本地的最大威脅。在CGCF的資助下,TNC完成了在當地的機構注冊,并將工作重點放在森林保護,通過開發系統規劃方法(Development by Design)的科學工具,向緬甸政府建議森林合理利用和管理,平衡發展需求,保護物種棲息地;就緬甸國內政策改革對森林資源的影響進行了分析,幫助緬甸自然資源和環境保護部制定更合理的長期森林管理計劃細則,特別是與“綠色發展”戰略相關的部分;同時,為應對中緬非法木材貿易建議相應對策,并將他國森林采伐經驗介紹給緬甸林業部門。緬甸國內正在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接下來的5年是至關重要的5年。在這段時間內,緬甸政府所做出的政治和經濟改革決策將會影響到整個國家在接下來50年的發展。在這樣的緊要關頭,正是在中國全球保護基金的幫助下,TNC才抓住了這個幫助緬甸保護其豐富生物物種和棲息地的機會,以使緬甸能夠實現可持續發展,促進社會平等,并保證緬甸公民意愿能夠影響國內自然資源使用方法的各項決策。


巴哈馬 — 海洋保護區管理計劃

作為以旅游業支撐全國經濟的海島國家巴哈馬,海洋生態狀況關乎國家命脈。作為2008年發起的加勒比挑戰基金的主要參與成員國,2015年8月,巴哈馬政府宣布了新建的15個海洋保護區(MPA),并對現有的3個海洋保護區進行了擴建。TNC連同合作伙伴巴哈馬國家信托基金會(BNT)和巴哈馬珊瑚礁環境教育基金會(BREEF)啟動了為期三年的綜合項目,研究現有的生物多樣性國家數據庫,對海洋保護區進行了生態空白分析;使用創新方法建立新的海洋保護區,對氣候變化和海產捕撈壓力進行了建模和繪圖;完成了重要宣傳信息與宣傳材料的起草工作。TNC還幫助制定了巴哈馬圣薩爾瓦多國家海洋公園系統管理計劃,該管理計劃共涉及西海岸海洋公園、南大湖國家海洋公園、鴿溪與雪灣國家海洋公園、格雷厄姆海鬣蜥和海鳥國家海洋公園以及格林灣國家海洋公園5個海洋公園,并與合作伙伴實施了一套溝通戰略。此項目獲得了包括巴哈馬環境、科學和技術委員會以及巴哈馬海洋資源管理局等在內的政府機構的高度認可。國家首相、環境和住房部部長等重要政府領導人都注意到了此項目對巴哈馬政府兌現生物多樣性公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和加勒比海的挑戰行動相關國家保護工作承諾的重要意義。

 

加拿大— 翡翠山脈溫帶雨林保護

北起美國華盛頓州,綿延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直至東南阿拉斯加,這片世界上最大的沿海原始溫帶雨林不僅是諸多生物的棲息地,也是每年吸收碳排放的主要陣地之一。不合理的砍伐已造成此地森林、河流的退化。在中國全球保護基金的幫助下,TNC與美國林業局一起協議保護阿拉斯加111萬公頃的原始森林;并與加拿大溫哥華島原住民合作購買約10萬公頃的原始森林林地,同時科學引導原住民合理利用森林。TNC促成了美國林業局對通加斯國家森林800多平方公里重要原始森林棲息地采取保護措施的承諾,與阿拉斯加南部地區原住民當局密切合作,發放循環貸款基金,幫助了3個可持續發展業務貸款獲得批準,從而實現創造可持續經濟發展。為呼那(Hoonah)社區提供科學知識,促成了威爾士王子島公有和私有土地的社區森林規劃項目,證明了幼齡樹采伐模式的經濟可行性,以及對森林健康的促進作用。


秘魯-自然系統開發規劃政策減低生態影響

亞馬遜雨林富集了84個全球生物多樣性熱點,供給著全球4%的淡水資源,肩負極高生態價值的同時,這片地球之肺也面臨著極大的開發挑戰。截至2021年,將會有800億美元的投資用于亞馬遜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秘魯環保部在TNC的動議下采納了全國性的降低基建對環境影響程度的政策。前期將以鐵路建設項目和電網建設項目為試點,采用TNC的開發系統規劃方法(Development by Design)的科學工具。同時TNC開發了一套指導方案,用以推行全國性的強制抵消環境影響的政策,為今后秘魯亞馬遜區域的發展與保護平衡建立保障。



2016年

印度尼西亞:保障鳥首海域的可持續發展

為保護鳥首海域這一全球最大的生物多樣性海洋棲息地,在TNC的帶領下,來自國內外的30個合作伙伴和70名捐贈者參與的鳥首海域聯盟共籌集2300萬美元保護資金,通過“藍色阿巴迪基金”向當地社區和組織撥款的形式,為鳥首海域持續提供30%的保護資金,同時成功撬動了其他70%來自于政府保護資金的投入。保護工作成功實現對外來非法捕魚者的控制,過度捕撈現象減少了90%。在四王群島海域,TNC正在與當地政府、社區以及利益相關者建立了長期穩定的海洋保護區管理機構,成立專門的咨詢委員會,在米蘇爾和可法奧兩個自然保護區試點開展觀鳥旅游項目,探索社區生態旅游開發;引入新的海洋產品(魚肉絲/魚肉松、咸魚),提高捕魚行為附加值;向當地女性社區成員推廣地方手工藝品,創建了可復制的沿海社區可持續生計模型。


全球:影響力投資促進海洋和島嶼保護,適應氣候變化

迄今TNC已發起多項債務轉換,相信我們很快就能釋放出新的海洋保護及氣候變化應對所需的資金,來保護這些獨具特色卻又脆弱無比的島國。我們在巴哈馬群島、格林納達和圣盧西亞的促進的債務轉換預計將在2018年完成。這些債務轉換采用了之前成功的塞舌爾群島的債務轉換模式;完成后我們能夠在全世界極為重要的魚類棲息地,建立起總面積超過20萬平方公里的新的海洋保護區和禁止捕撈緩沖區。此外,我們還能為海洋和沿海保護事業,以及基于生態系統的氣候變化應對工作提供新的資金來源。“自然投資”是TNC的保護投資項目,目前正在推進“藍色債券投資資金”的設計工作,保障加勒比地區的債務轉換所需的長期資金來源。2016年,我們還推進了非洲、亞洲太平洋地區和加勒比海地區等地的土地和水資源保護工作。而其中一部分資金就來自中國全球保護基金的資助。在未來幾年時間里,中國全球保護基金對上述各個地區的投資還將產生更大的回報。我們感謝貴方一直以來在應對全球保護事業挑戰,以及造福人類和大自然方面做出的不懈努力。


印度尼西亞:“綠色發展” 協議保護熱帶雨林

2016年,TNC與印度尼西亞東加里曼丹省政府合作擬定了一份綠色增長協定。共有19個公司、政府機構、社區和非政府組織參加該協定,并承諾在實現經濟增長的同時,減少森林砍伐和溫室氣體排放。該項協定的合作伙伴目前精誠合作,共同實施既定計劃,很好的履行了各自的承諾和責任。大家的共同愿景是,到2030年,東加里曼丹省的經濟增長率達到8%,每100萬美元國內生產總值對應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減少1000噸。在TNC的幫助下,成立一個專門的設計團隊來負責該協定的實施,支持東加里曼丹省林業局發起了一個多方利益相關者參與的森林管理平臺,建立了社區學習論壇,為社區提供探討村落管理、村落區域內自然資源的管理的平臺,確定了18個標準行動方案,其中7個包括改善威卡地區37萬公頃猩猩關鍵生態區域管理方案被選為第一批開始執行。同時制定了成功行動方案標準,設計可持續籌資機制。我們的最終目的是在為整個印度尼西亞甚至全球范圍內的類似行動奠定基礎的同時,動員各方合作伙伴參與到維持省內棲息地保護、社區發展和綠色發展之間的平衡中來。


太平洋群島:科技投資促進金槍魚漁業的可持續發展

在過去的一年里,TNC在創新技術開發方面取得了巨大進展,研發的電子監控(EM)技術和魚臉(FishFace)工具,在太平洋地區金槍魚漁場改革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有效提升了當地居民的生活和收入水平,同時保護了海洋生態的多樣性。2017年諾魯協議簽約國正式將TNC的電子監控項目納入到船只管理體系中,此項目的應用在探查非法捕魚、防止過度捕撈以及減少未報告捕魚(IUU)事件的同時,能夠為政府提供更準確的捕魚數據,幫助政府制定并實施新的有針對性的管理戰略。此外,該系統還能提供關鍵的產銷鏈監管信息,為魚類標簽管理提供可持續性的技術幫助。TNC在帕勞、密克羅尼西亞聯邦(FSM)、馬紹爾群島共和國(RMI)以及所羅門群島等國家部署了26個電子監控系統,根據所羅門群島政府的要求,在接下來3年內將實現100%的船只電子監控覆蓋率。此外TNC開發的推廣魚臉(FishFace)工具應用在獲取非法漁業數據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該科學技術為獲取并處理非法捕魚行為提供了數據支持,填補了此項數據空白。


肯尼亞:路易薩巴野生動物保護區擴建

2014年,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GCF)為路易薩巴荒野保護區做出了重要貢獻。建立路易薩巴荒野保護區除了能在當地發展進程中保護重要的野生動物棲息地外,還為TNC與周邊社區合作,將保護行動擴大到周邊地區提供了難得的機會。CGCF在2016年繼續為保護事業提供了資助。在這筆資金的幫助下,TNC與長期合作伙伴北方信托基金(NRT)共同推進成立了路易薩巴附近3個社區保護區,奧多瑞保護區(Oldonyiro)、諾蒂亞保護區(Nkoteiya)和卡瑞蒙保護區(Kirimon)將路易薩巴和一個巨型社區保護網絡連接起來。該保護區網絡位于肯尼亞北部,占地總面積為450萬公頃。這片土地野生動物資源極為豐富,物種多樣性保存完好,生活著大量的瀕危物種和珍貴物種,比如大象、獅子和犀牛等。此外,當地還生活著大量的半游牧牧民。社區保護區的宗旨是通過幫助社區實現和平穩定發展,以可持續的手段管理自然資源,改善當地居民生活水平,為他們提供醫療和教育設施等方式,實現健康、繁榮發展。



2017年

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GCF)2018財年是CGCF二期第二次向TNC全球征集項目方案,本年度共有來自全球5個大區、5大全球優先保護團隊共21份項目建議書提交至CGCF委員會,其中包括亞太區3份、拉美區3份、北美區2份、非洲區3份、加勒比海區1份,以及跨區域的全球優先保護團隊9份,資金申請總額超過957萬美元。

CGCF工作小組將21份項目建議書依據成果可衡量性、政策實踐影響力、自然考察可行度、提案內容質量、中國相關性、創新性、可復制性、是否有配捐、保護緊迫性、提交積極性10個方面進行考量和排序,最終經過CGCF委員會評審,甄選出5個被資助項目。


非洲-清潔能源支持保護

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擁有世界上最完整,也最脆弱、最值得保護的生態系統和最豐富的野生動植物資源,然而保護資金收入來源相對不穩定給保護工作帶來巨大挑戰。TNC在這一地區嘗試創新影響力投資,在肯尼亞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修建并網發電太陽能站,為關鍵保護區域提供清潔能源和資金來源。我們正在開發完善商業計劃書,籌集資金建立SPV,使項目順利進入投資階段;同時建立循環基金, 分階段開發5個發電站,使創新項目規模化,并為保護工作提供經費。在實地示范方面,我們計劃在肯尼亞開發兩個10兆瓦發電站試點,開展前期工程和電力研究,進行選點和環境影響評估,與相關監管部門協商簽署電力采購協議,保證電力銷售收入用于支持萊瓦野生動物保護區和西察沃國家公園保護工作。同時幫助非洲太陽能清潔能源項目選址,減少生態破壞的同時,設計財務模式為保護工作提供長效資金支持,為投資人創造利潤——這一全球創新模式在其他地區也有極高的推廣價值。


亞太海洋-貝類礁恢復

亞太沿海地區90%以上的貝類礁已經消失,對該地區沿海地區10多億人口產生了廣泛的影響。貝類有過濾水、保護海岸線、為植物和動物提供棲息地等許多重要的功能,并且是沿海漁民主要的收入來源之一。如果不立即進行干預,這些關鍵生態系統的剩余部分可能會消失殆盡。TNC針對這一問題的戰略是探索恢復亞太海岸貝類礁生態系統的最佳實踐,以提高該區域應對氣候變化的沿海彈性,以澳洲南部、香港和新西蘭為試點,開展實地恢復項目,開發最佳科學實踐指南,建立亞太區貝類礁恢復網絡以提升各國能力建設。同時開展實地示范,建立南澳牡蠣人工孵化場,開展新西蘭綠唇貽貝恢復試驗、香港牡蠣濾水和魚苗養育能力量化研究等。與“生態恢復協會(SER)”開發貝類礁恢復認證培訓,通過“亞太經合會(APEC)” 將實踐工具推廣到包括中國的亞洲各國,幫助恢復海岸生態系統。TNC在貝類礁恢復上擁有先進的科學知識與豐富經驗,將此科學知識與經驗應用到亞太尤其是香港地區尤為重要,與中國有非常高的相關性。


肯尼亞和墨西哥-土壤健康與水基金結合創新

現代農業操作致使肯尼亞與墨西哥廣闊的牧場正在降低土壤健康水平,造成水土流失和二氧化碳排放增加。從短期來看,農戶不能直接從土地保護措施中獲益;水域被沖刷進來的沉積物污染;全球氣候變化,如氣溫上升、降雨太多或太少,都會降低農田和河流的生產力。針對這一問題,TNC嘗試把土壤健康納入水基金設計,為氣候、生物多樣性、水安全和農業生產力提供多重利益;整合水基金和森林恢復策略,快速建立能力建設網絡,開展針對農村的具有經濟效益的恢復項目;探索水基金農戶參與碳匯市場,提供市場化激勵農戶改良土壤和農業實踐,提高下游水質同時固碳減緩氣候變化;幫助水基金項目農戶評估土壤生態系統狀況,培訓約2,000名農戶采取恢復性農業實踐;5年目標固碳160萬噸,在碳交易市場推廣提高農戶收入;減少土壤中肥料的使用,減少肥料對河流的污染來改善河流健康狀況。如果創新模式被證明是成功的話,未來則可以在TNC 包括中國在內的40個水基金上均可得以復制。


巴西-森林恢復中心網絡

目前巴西只有極少一部分政府保護資金真正流向了已經啟動的森林恢復項目,曼蒂凱拉山脈120萬公頃森林目前正瀕臨消失,而這片森林占巴西政府在巴黎氣候變化協定中承諾的全國森林恢復面積的10%。TNC將整合水基金和森林恢復戰略,快速建立能力建設網絡,針對農村開展具有經濟效益的恢復項目。2年內建立20個森林恢復中心,為40個城鎮的土地所有人和從業人員提供森林恢復技能培訓;為森林恢復建立長期穩定的經濟和財務模型,吸引公眾投資;加強政策影響,使公共資金流向森林恢復。此項目面臨的核心問題是如何培育全新的農村經濟模式,TNC在水基金運作、熱帶雨林恢復專業知識方面有著非常成熟經驗,此方案將水基金與森林恢復結合,努力打造既可生產木材和水果,同時帶來生態效益的森林恢復項目。


坦桑尼亞-社區保護區與大象生態廊道

連接坦桑尼亞乞力馬扎羅國家公園和肯尼亞安博塞利國家公園的野生動物走廊,對生活在這里和整個非洲東部的生命,乃至對全世界生態來說至關重要。隨著人口壓力的不斷累積,人們切斷了動物的遷徙走廊,加之非洲象偷獵問題,當地的人們正面臨著巨大挑戰。TNC在這里將致力于北坦桑的恩度美野生動物管理區(CMWA)高效運營和財務可持續性,使跨國遷徙的大象等關鍵野生動物得到保護。計劃5年內在9個社區內改進業務和管理水平,降低成本,增加旅游收入,確保保護區對慈善捐贈的依賴降低到總年度預算的20%。精簡、配置、培訓巡護隊,實施聯合反盜獵執法;培訓運營管理者,與旅游運營商合作,在CMWA規劃和開展生態旅游;并將模式復制到全坦桑其他基于社區保護的保護地。

在CGCF的支持下,TNC在該野生動物走廊的南邊開展了保護工作,成功改善了超過7200平方公里的土地的管理情況。本項目是在此基礎上,將與另一野生動物保護區合作,進行管理和業務創新,利用旅游收入來支持野生動物保護工作,并將模式擴大至坦桑尼亞其他的野生動物保護區。




顧問委員會及捐贈者

羅琪茵 

TNC大中華理事會理事,慈善家

羅女士曾任漢基控股有限公司副總裁,并且在時尚領域擁有多年經驗。作為大自然保護協會大中華理事會理事,她是環境及藝術相關組織的慷慨支持者。羅女士現居香港,時常出差,熱愛戶外活動。



馬化騰(Pony)

TNC大中華理事會理事

馬化騰先生作為核心創始人于1998年成立了騰訊控股有限公司,他帶領公司在過去十五年內成長為中國最常用的互聯網服務門戶之一。馬先生同樣熱心參與公益活動。他利用企業的在線平臺,推動了企業社會責任感。在2006年9月,馬先生和騰訊的其他聯合創始人一起建立了中國首個由國內互聯網企業建立的慈善基金會——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作為騰訊公益慈善基金會的委員會成員之一,馬先生帶動了中國一系列公益慈善項目的展開,開發了獨具創意的在線慈善產品和服務,并在數以億計的互聯網用戶中推廣了慈善活動。



牛根生

TNC大中華理事會副主席

牛根生先生是蒙牛乳業集團的聯合創始人之一,并擔任集團總裁至2009年。牛先生出生于內蒙古呼和浩特市,畢業于內蒙古大學行政管理專業,后獲得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企業管理碩士學位。牛先生曾獲眾多獎項和榮譽。

自2002至2007年,牛先生被列入“中國最有影響力的商界領袖”名單并獲得2007年度香港商業大獎;在2008年,他被列入“30年中國最具影響力的30位中國經濟學家”名單,并于2010年成為第一個獲得“慈善終身成就貢獻獎”的人。牛先生現任國際奶業聯合會中國國家委員會副主席。

牛先生是中國主要的慈善家之一,曾在2007年胡潤百富慈善榜中排名第三。在2004年,牛先生成立老牛基金會,其主要目的是解決中國乃至全球的公共衛生,社會福利和環境保護問題。基金會的主要任務是“為公共利益服務,構建和諧社會。”



歐亞平(Thomas)

TNC大中華理事會理事

歐亞平先生是眾安在線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百仕達控股有限公司的創立人和主要股東。歐先生還擔任上海外灘美術館董事會主席和大自然保護協會亞太及中國理事會理事。



吳鷹

TNC大中華理事會主席

吳先生自2008年10月任中澤嘉盟投資基金董事長,他擁有超過25年的技術革新和電信企業家經驗。作為UT斯達康公司共同創始人,吳鷹先生兼任UT斯達康(中國)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在1995年與Unitech電信公司合并之前,吳鷹先生于1991年與他人共同創立Starcom公司并擔任總裁。在創立這些創業企業之前,吳鷹先生曾為Bellcore的技術人員,在此之前還曾擔任AT&T貝爾實驗室的顧問。

吳先生現為國務院僑務辦公室智庫顧問委員會成員、深圳市互聯網行業高級顧問。此外他還擔任電子中國聯盟主席。



曾梵志

TNC大中華理事會理事,藝術家

曾梵志于1964年出生于中國武漢,現居住并工作于北京。曾梵志先生曾舉辦的個人藝術展覽有:“曾梵志:理想主義”,新加坡美術館(2007);“曾梵志”,圣埃蒂安大都會現代藝術博物館(2007);“曾梵志”,高迪基金會,巴塞羅那(2009年);“2010:曾梵志”,上海外灘美術館(2010)。2013年至2014年,法國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以曾梵志的作品為主題舉行了大型階段性回顧展。2014年,在法國盧浮宮舉辦的特邀展覽中,曾梵志先生作品《從1830至今No. 4》與歐仁·德拉克羅瓦的名作《自由引導人民》(1830)并列展出。曾梵志的作品曾入選第53屆威尼斯雙年展(2009);“世界屬于你”,格拉西宮,威尼斯(2011-2012);“歷史之路:威尼斯雙年展與中國當代藝術20年”,威尼斯軍械庫及成都當代藝術館(2013);“水墨:借古說今中國當代藝術”,大都會博物館,紐約(2013-2014);“后波普:東方遇見西方”薩奇畫廊,倫敦(2014-2015)。



朱保國

TNC大中華理事會執行秘書長

朱保國先生,中國上市制藥公司——健康元集團創始人兼董事長,同時也任中國最具競爭力的上市制藥公司之一——麗珠集團的董事長,是中國保健行業的先鋒。作為網絡銀行(Webbank)的聯合創立人及幾個知名項目(例如云峰基金和MI)的股東,朱先生還是一位杰出的投資者和實踐者。除了在商業領域的投入和成就,朱先生多年來還一直積極參與公益活動,擔任了桃花源生態保護基金會的核心發起人和參與者以及TNC中國理事會執行秘書長。



馬云(Jack)

TNC大中華理事會名譽主席

馬云先生是阿里巴巴集團的主要創始人,自1999年公司成立以來一直擔任公司董事長及首席執行官職務。他負責阿里巴巴集團的總體戰略和重點工作。馬云先生是中國互聯網產業的先驅者,在1995年,他創立了中國首個基于互聯網的目錄信息網站——“中國黃頁”。在1998年到1999年間,對外貿易經濟合作部的下屬部門——中國國際電子商務中心成立了以馬云為首的一家信息技術公司。

作為受人敬重的商界領袖,馬云先生在2001年被世界經濟論壇評選為“全球青年領袖”并在2004年被中央電視臺及其觀眾評選為年度“十佳商界領袖”之一。在2005年,他被《財富》雜志評選為 “亞洲25位最具影響力企業家”之一,2007年被《商業周刊》評為“年度企業家”,2008年被《巴倫周刊》評為30位“世界最佳CEO”之一。2009年,馬云先生被《時代》雜志評選為“時代百大人物:全球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被《商業周刊》評選為“中國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并被《福布斯》中文版選為“中國十大最受尊敬的企業家”之一。馬云先生還獲得了2009年度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十年的商界領袖獎項。2010年3月,為表彰他在中國的扶貧和救災方面作出的貢獻,馬云先生被《福布斯》亞洲評為“亞洲慈善英雄”之一。



趙志軍

TNC大中華理事會理事,CGCF一期顧問委員會委員

在1990至1996年間,趙志軍先生在北京市房地產綜合開發經營公司工作。1996年,趙先生創立北京潤宇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并任第一任總經理。1997年,他投資了北京東方麗豪酒店、北京格林蘭春天娛樂中心、美國海外貿易公司和北京天地有限公司等幾家置業公司。1999年,趙先生創立了北京嘉軒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和北京嘉華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在2000年,趙先生成立了天地控股,注冊資金為1億元人民幣。2002年,他成立了天地嘉禾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同年,趙先生投資啟動了位于順義區沙峪縣的占地11萬平方米高端設施的別墅地產項目“阿卡迪亞花園別墅”。2006年,他收購了北京卓越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并在通州區開發了占地38萬平方米的“嘉州陽光”公寓項目;之后,趙先生在廊坊市注冊了嘉軒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并在市內大學城區域內開發了占地108萬平方米的公寓社區“鳳凰城”。2009年,趙先生收購了一個正在實施的房地產項目“華誼園”和一個20萬平方米的商業用地項目“順義金街”;同年,他投資開發了位于順義區南法信縣、占地13萬平方米的項目“Mahehui”。2010年,他收購了整個海口國賓館項目,該項目占地260多畝,一期建設規劃7萬平方米。



阿里巴巴公益基金會

企業支持者


史蒂文·頓寧(Steve Denning)

CGCF一期委員


馬克·柯林斯(Mark Collins)

CGCF一期委員


杰克·朗和卡洛林·朗(Jack and Carolyn Long)

CGCF一期委員


弗蘭德·弗森德和蘇珊·弗森德(Fred and Suzanne Fehsenfeld, Jr.)

捐資人


克雷格·麥考(Craig McCaw)

捐資人


馬可騰(Mark Tercek)

捐資人


羅伊·維格羅斯(Roy Vagelos)

捐資人


溫·萊恩(Vin Ryan)

捐資人


喬·格勒勃曼(Joe Gleberman)

捐資人


吉米·羅杰斯(Jim Rogers)

捐資人


項目進展
2014
11月
5
馬云主持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GCF)年度評審會

漂浮的空氣沒有國界的概念;我們每天的日常用品,是由來自世界各地的資源組成、生產的。城市現代文明生活對森林產品和非法野生動物產品的消費需求,也讓人們飽受環境問題的折磨。為了解決這些全球性挑戰,我們跨越國界走到一起,分享知識、資本與愿景,找到真正的全球性解決方案。由中國TNC理事開創的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GCF應運而生。

了解更多

2013
5月
11
馬云就任TNC大中華理事會主席演講全文

有幾件事,我特別感動,有一次參加全球董事會在芝加哥的會。三天的會,開得非常累,因為我自己也沒搞清TNC組織是怎么回事。到了那我嚇了一大跳,這個組織有這么多這么優秀的企業家。每天喝著冷水,啃啃面包,在那里熱火朝天地討論。

了解更多

2013
5月
11
馬云:讓改變發生

昨天剛從阿里巴巴CEO位上退休,今天馬云就從前任胡祖六手中接過了TNC大中華理事會主席的工作。

了解更多

2013
5月
2
即將轉型的馬云:離保護更近

5月2日,大自然保護協會(TNC)下設的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GCF)在洛杉磯展開第二期籌款活動。馬云、牛根生等中國TNC理事及全球和加州理事等出席。馬云先生現場認捐500萬美元。

了解更多

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GCF)花開全球

5月4日,在北京舉辦的中國TNC全球董事會上,中國理事代表馬化騰與吳鷹共同宣布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hina Global Conservation Fund, CGCF)二期正式啟動。CGCF致力于創造中國“慈善走出去”,倡導“保護無國界”理念。

中國全球保護基金:立足中國,放眼全球

面對全球性生態保護的挑戰,我們需要跨越國界走到一起,一起攜手努力!CGCF成功地走出中國,資助了非洲等地的保護項目!趕緊來看看,我們的CGCF都做了些什么?

楊紹鵬理事考察TNC帕邁拉項目

在夏威夷群島以南1600多公里有一片神奇的環礁島,這里是鳥類的天堂、魚類的樂園,奇異的珊瑚礁在清澈淺灘中如水下熱帶森林般絢爛。這就是TNC所擁有的帕邁拉環礁島。

影像記錄
無國界的保護 中國人在其中

在如今全球化進程不斷加快的世界,自然保護難題往往是跨國度的。中國人在走出國門積極投資建設海外的同時,也逐步認識到致力環境保護不僅能造福自然,更能維護經濟穩定,提升人類的健康與福祉。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GCF)由TNC創立,用于解決全球性環境問題為目標的國際項目,從而帶動各國慈善人士直接參并解決需要解決的國際挑戰。

了解更多

保護科學

保護行動規劃書

保護計劃書其實就是“商業計劃書”在NGO領域的應用。在生態保護領域,保護計劃書的主要作用是來描述一個項目的核心組成部分。保護計劃書可以幫助保護工作者更加有效地溝通。對外,可以方便捐資人和合作伙伴迅速了解項目的重點;對內,可以加深不同項目的項目經理,同一團隊的不同成員對某個項目的理解。

開發系統規劃方法

我們面臨著艱巨的挑戰,目前最具前瞻性的方法仍然只能解決最棘手的,小區域范圍內的問題。這些方法雖然可以識別快速發展給自然區域帶來的威脅,但依然沒有考慮到這些發展對自然生態系統未來健康發展的整體影響。我們應該從全局出發,考慮解決問題的方案,而不是用“創可貼”似的應急做法,割裂地看待每個問題產生的影響。

氣候變化分析向導

以歷史和未來氣候數據集為基礎,TNC建立了一個基于強大氣候數據庫和分析平臺的網站——氣候變化分析向導(Climate Wizard)。您可以通過交互地圖和圖表的形式進行氣候變化的動態查詢,這些查詢結果會直觀地向您展示中國任意區域發生的歷史氣候變化和未來可能發生的氣候變化。

天天捕鱼电玩版官网 北京pk10技巧 单双必胜法 杀跨度技巧 开时时彩平台 香港皇家科技pk10软件 斗牛游戏下载 龙虎和时时彩要怎么跟 手机精准定位软件下载 重庆秒速时时 抢庄牛牛单机版 重庆时时彩怎么杀号好 时时彩组三规律破解 博财汇娱乐平台 乐翻二人麻将怎么能赢钱 领航时时彩软件 怎样分析一分快三走势